首页  国内   上海   国际   社会   生活  文化   卫生   交通   教育  旅游  创业   企业
叶简明风波发酵,上海华信信用“危楼”
时间:2018-08-30 08:56  浏览次数:

上海华信长期依赖的信用链条,正在经历考验。

/

文|顾湘   编辑 | 孟庆伟  

来源|等深线(ID:depthpaper)


“企业最重要的一点,也最有价值的应该就是信用。”中国华信能源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中国华信”)董事长叶简明的讲话摘要,被作为公司重要精神财富挂在其官网显著的位置上。不过,中国华信的母公司上海华信国际集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上海华信”)却正在陷入多个诉讼当中,而这些诉讼,多与融资到期未兑付有关。

《等深线》(ID:depthpaper)记者独家获悉,中原信托有限公司、天津星河商业保理有限公司、东营银行等曾经的“合作伙伴”,已经通过诉前保全,司法冻结其持有的上市公司安徽华信国际控股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华信国际”)部分股份。

这还不是全部。3月28日,光大银行上海长宁支行起诉上海华信的“质押合同纠纷”案开庭;而在5月9日,涉及“金融借款合同纠纷”的案件也将开庭审理。

上海华信作为“华信系”的资金枢纽,在业内,一直以“融资大户”的形象示人。除去令他人艳羡的银行授信规模,抵质押融资、发债和票据之类的融资工具,亦被上海华信运用得十分纯熟,如是显然都有赖于信用链条。

不过,“融资大户”“资本运作高手”都有他的另一面——截止到2017 年 9 月,上海华信短期借款高达 4872775.70 万元。而由上海华信发行的超短期融资券,其债券期限,仅在210天~270天不等。在发行2017年第五期超短期融资券时,就连发行人都已经做出“一些情况可能导致公司短期偿债压力增大的风险”的提醒。

上海华信长期依赖的信用链条,正在经历考验。与此同时,华信创始人叶简明的个人命运,似在沉浮之中。他身后庞大的华信,命运又当如何,云深不知处,答案只在未来当中。

截至记者发稿时,上海华信未对《等深线》的采访做出回应。不过,3月2日,针对叶简明被查的报道,上海华信曾发表声明称,相关报道“没有任何事实依据”,集团运营正常。中国华信也曾在3月1日发表相同声明。

诉讼频起

2018年3月30日,上市公司安徽华信国际控股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华信国际”)发布了关于控股股东上海华信持有的部分股份被司法冻结的消息:上海华信所持股份累计被司法冻结495832777股,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总数的35.81%,占公司总股本的21.77%。根据3月19日华信国际停牌价5.39元/股计算,本次冻结股份价值约为26.7亿元。

据《等深线》记者了解,本次冻结的4.96亿股份共有4家原告公司。

3月5日和3月7日,中原信托有限公司陆续对其抛出4张诉状,起诉的理由均为“金融借款合同”纠纷。中原信托希望海南华信国际控股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海南华信”)偿还借款本金10亿元及合同约定的利息、罚息、复利、违约金及其他应付款项等,同时认为上海华信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。

《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》显示,冻结上海华信、上海市华信金融控股有限公司的银行存款人民币1315368888.89 元或查封、扣押相当于1315368888.89元的财产。一位相关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,目前上海华信已经提出管辖权异议,案件正在审查中。

上海创元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许峰向记者表示,一般提出管辖异议主要有两种情况:一种是真认为有管辖权问题,一种是为了拖延时间。“提出管辖权异议后,需要公告的半年以上,不需要公告的可以拖3个月。”

天津星河商业保理有限公司起诉上海华信的案件,已经在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完成诉前保全。截至记者发稿前,天津星河商业保理有限公司的诉状,尚未送达具体法官手中,暂无进一步消息。东营银行济南分行对上海华信的诉讼则在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立案,与上海华信一同被起诉的另一个被告方是山东新能源有限公司。

由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作为司法冻结执行人的冻结日期为3月15日,冻结5800万股;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共冻结约4.02亿股,冻结时间3月20日;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冻结2000万股,冻结日期为3月21日;福建省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冻结约1535.21万亿股,冻结时间3月15日。

一位司法界人士对记者表示,诉前保全是立案阶段的一个特别程序,基本等同于立案。冻结时间一般都是3年,完全独立于质押和诉讼期间。

叶简明风波发酵,上海华信信用“危楼”

上海华信所持华信国际股权被冻结情况。《等深线》记者顾湘根据信息披露整理

 

《等深线》记者试图联系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、福建省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、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、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等,但均被告知因审判流程还未公开,不宜接受采访为由,拒绝了记者的采访。

华信国际在公告中表示,“已经通过致电、函告等方式询证并督促上海华信尽快核查该事项的具体情况,不过截至公告披露日,暂未获得回复。”

3月28日,中国光大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长宁支行(以下简称“光大长宁支行”)诉讼上海华信的“质押合同纠纷”在上海长宁法院开庭,合同标的总额超8000万元。法院相关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,因上海华信代理律师提出管辖异议,下次开庭时间将另行通知。“每个合同金额大概在2000万元左右,共有4个质押合同。”

除此之外,光大长宁支行诉讼上海华信的“金融借款合同纠纷”将在5月9日开庭,共涉及两个金融借款合同。

上海华信正在同曾经的“合作伙伴”们对簿公堂。

融资“大户”

上海华信的融资规模经常令其他企业望尘莫及。一位大型纺织行业的企业负责人坦言,“羡慕都来不及。”

《等深线》记者独家获悉,除了与其结算占比较大的工行、国开行,仅中国某国有大行上海浦东分行在2017年12月20日就为其提供了50亿元授信,这笔将在2022年12月19日到期的资金已被用来为华信国际增资扩股。而北方某银行上海分行亦在2017年7月6日批复了一笔13亿元的综合授信。

日前,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责任公司(以下简称“中诚信国际”)发布报告《上海华信国际集团有限公司2017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跟踪评级》中称其“外部融资环境恶化,债券到期偿付压力很大。”




上一篇:[最新概念股]上海自由贸易港区方案正在酝酿 上海自由贸易港区概   下一篇:上海台风路径实时发布系统 12号台风云雀携风雨经过上海
分享到:
文章编辑: 采集侠
(请您在发表言论时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律法规,文明上网,健康言论。)
用户名:
验证码: